女生看的小说,绝色娇妻:第一章 捐精偶遇

编辑:第一女人网2018-02-13 09:12:08女生小说
字体:
浏览:
文章简介:人生是个诡局,任何精打细算,都扛不住生活的瞬息万变。二十三岁的杨伟一直感觉他的生活如一滩死水,缺乏变数,没有细节。

人生是个诡局,任何精打细算,都扛不住生活的瞬息万变。

二十三岁的杨伟一直感觉他的生活如一滩死水,缺乏变数,没有细节。

所以,在大学毕业后的第一天,他就做出了一个重大的人生决定:去医院捐精。不为钱,只为了寻找一份刺激,为乏味的人生添一丝生动的颜色。

在因为匪夷所思的动机而做出这个匪夷所思的决定时,他不会想到,就是因为他这个一时头脑发热的荒唐决定,将他未来的生活带入了一个不可预知的诡局:香艳、错乱、荒谬、悖德,让他的人生充满了快意与刺激,新鲜和肉欲。

深南是一座快节奏的移民城市,人情淡漠。

杨伟不喜欢这座城市,但还是来到了这里。

他感觉自己的一切都充满悖论,而他也乐於用自己的一时冲动,为他的人生悖论再添几分荒唐论据。

他是傣族人,老家在西双版纳一个极其偏僻的小山沟里,父母都是农民,家世背景极其简单。在这样一个拼爹的年代里,有爹但却拼不起的杨伟,只能孤身一人到深南拼自个儿,希望能在很多年后,开着香车,带着美人,回老家光宗耀祖。

杨伟的工作还没有着落,但他并不着急。他的身上还有一些钱,是在毕业时他的校花女友萧月硬塞给他的。

萧月是杨伟大学同学,学的是表演艺术,被称为“史上最漂亮的交大之花”,被杨伟不慎采撷后,全校震动,认为好好一枝花被猪拱了。

说她被猪拱,不是因为杨伟不帅,而是因为杨伟太穷。

杨伟其实是个帅哥,一米八的个头,性格阳光、体魄健美。但在这三观错乱的年代里,美女傍款爷已成思维定势,跟了穷光蛋帅哥,只能算是被猪拱。

萧月的家境也很一般,父亲是个医生,母亲是个教师,在福建一个县级市里住着九十多平米的房子,算得上是标准的城市中产阶级,不富裕也不困窘。

毕业后,萧月拗不过家里,先回了老家,因为她爸爸已经在他们那里的电视台为她谋了一份差事。她对杨伟说要先去报到敷衍几个月,然后再找个理由辞职到深南陪他。

杨伟坚信萧月一定会履行她的诺言,会来深南陪他。

来到深南后,杨伟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跑到医院去捐精。

在经过了极其复杂繁琐的体检过程后,杨伟把厚厚一摞检查单递给了一个女医生。

女医生是个三十多岁的美艳少妇,身材气质都极好。

她翻看了下检查单,又看了眼杨伟,笑道:“没有问题,小夥子长得也不错,肯定能提供很优秀的精子。”说着,有些暧昧地冲杨伟笑了笑,站起身递给他一张名片,说:“跟我来吧,我带你去取精室。我叫韩晓枫,这是我的名片,以后你要捐精可以直接联系我。”

杨伟觉得“韩医生”三个字太职业化,跟美女医生的气质不相称,想了想,喊了声“韩姐”。

韩晓枫暧昧地看了杨伟一眼,笑道:“小夥儿人帅嘴甜,一定骗了不少女孩子吧?”

杨伟嬉皮笑脸地说“不多,也就百八十个”,逗得韩晓枫格格直笑,妩媚地白了他一眼,说:“你可真不是个好孩子,嘴巴太油。”

杨伟巴巴地跟在美女医生韩晓枫身后,看着她包裹在白大褂下,随着走动而不断扭动着的丰腴屁股,小腹升起一股热意,忍不住就想上去摸一把。但这里毕竟是医院,他还没那个胆子当众耍流氓,只好咬牙忍了。

取精室不大,墙上挂着几幅裸体美女写真,还挂着一个液晶电视。一张床放在电视对面,粉红色的纱帐和床单看上去有些暧昧。床头柜上还放着一个玻璃瓶。

韩晓枫站在床前,微笑着告诉杨伟可以通过手或者器械取精,器械就在床头柜里;说如果觉得刺激不够,还可以打开电视看激情片;又告诉杨伟说床头柜上的那个玻璃小瓶是用来装射出的精液的,不能用手擦内壁免得污染;射精的时候要尽量把所有精液都射进玻璃瓶里;还嘱咐杨伟说,如果用手取精,需要戴上一次性手套;末了又说了句:“还有什么不懂的,现在可以问我。”

杨伟见韩晓枫性感迷人,忍不住起了调戏的心思,笑道:“我第一次做这种事,什么都不懂。你先告诉我,怎样用手取精?”

韩晓枫暧昧地看了杨伟一眼,笑道:“真不懂?”

杨伟笑道:“我从小就是好孩子,五讲四美三热爱,只知道好好学习、天天向上,长大了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。你说的这些都太专业,我真是一窍不通。”

韩晓枫狠狠白了杨伟一眼,道:“好,既然你不懂,那就让姐姐来教你:把裤子脱了,露出男根来。”说着,自己先动手脱掉白大褂,露出里面穿着的粉红色吊带紧身短裙。短裙裙摆极短,刚好能包住屁股。她的双腿笔直修长,穿着肉色长筒丝袜的脚上,蹬着一双很亮的黑色高跟亮光皮鞋。

脱掉白大褂后,韩晓枫又打开了液晶电视,电视里正在播放激烈的岛国爱情动作片,一男一女正在裸体捉对厮杀,呻吟叫床声不绝於耳。

看着性感迷人的女医生,杨伟的下身顿时有了反应。他三下五除二褪掉裤子坐到床上,露出了雄伟硕大的男根,足有二十厘米长,直挺挺、硬邦邦地翘着,狰狞的龙头顶在小腹上,一跳一跳的。

韩晓枫看着杨伟勃起的男根有些脸红,笑道:“看不出,你还这么有料。”说着弯下腰,也不戴手套,就用自己柔软纤细的手,握住了杨伟坚挺的男根,一只手上下套弄,另一只手则轻轻地抚摸着杨伟的阴囊。

杨伟被韩晓枫套弄得极其舒服,忍不住呻吟出声,把手放到了韩晓枫的大腿上,隔着肉色丝袜轻轻抚摸。

韩晓枫并没阻止杨伟的轻薄,反而用抚摸杨伟阴囊的手,轻轻去按压他的龙头,结果舒服得杨伟一声呻吟,直接把手从韩晓枫短裙下伸了进去,一把抱住了她的屁股。

杨伟的手在韩晓枫的屁股上游走揉弄着,开始以为她没穿内裤,结果后来又摸到了一条带子,才知道韩晓枫穿的是丁字裤,心里一阵肉紧,居然用手把韩晓枫的裙摆完全撩了起来,露出了她穿着丁字裤近乎赤裸的下体。

韩晓枫红着脸娇嗔了一句“讨厌”,还是没去阻止杨伟的流氓行为,只是极富技巧地套弄着杨伟的男根。

杨伟得到韩晓枫的纵容默许,胆子越来越大,一双不规矩的手在韩晓枫光滑细腻的屁股上到处游走,最后居然摸到了她的私处。

韩晓枫的私处一片湿润泥泞。

就在杨伟想把手指插进她的身体的时候,韩晓枫却死死地绞紧了双腿,把他的手夹在腿间,红着脸喘息着摇头道:“不要。”

杨伟问:“为什么?”

韩晓枫咬着唇不说话,只是更紧地夹住了双腿。

杨伟无奈,只好从韩晓枫双腿间抽出手来,继续抚摸韩晓枫的大腿和屁股。

韩晓枫见他退让,松了口气,道:“这才是好孩子。快要忍不住射精的时候提前说,姐姐要用玻璃瓶给你接住精液。”

杨伟这时已经快要达到高潮,但他还是强忍住射精的冲动,道:“好姐姐,让我看看你的奶子行不行?”

韩晓枫犹豫了一下,半晌才道:“好吧。不过,今天的事要保密,不能说出去,知道吗?我帮你手淫射精,这还算是职责范围内,其他的传出去我的饭碗就砸了,名声也毁了。”

杨伟赶紧赌咒发誓说哪怕坐老虎凳、灌辣椒水也坚决不说,这才逗得韩晓枫莞尔一笑,道:“你就是贫嘴”。说着,从肩膀上褪下吊带,露出了一双坚挺饱满的乳房。她没有戴乳罩,只用两片乳贴遮住了乳头。

杨伟看到美女医生的一对奶子,心里更是激动,伸手揭掉了韩晓枫一只乳房上的乳贴,张嘴亲了上去,含住了她的乳头,使劲儿吮咂。

韩晓枫遭到突然袭击,忍不住呻吟了一声,但还是很尽职地帮杨伟套弄着男根,并没有只顾自己享受而怠忽职守。

就在这时,杨伟已经登上顶峰,语无伦次地道:“韩姐,韩姐我要射了……”

韩晓枫急忙松开杨伟的男根去取玻璃瓶,不料已经晚了,乳白色的黏稠液体从杨伟男根龙头处喷薄而出,几乎全部射在了韩晓枫的大腿和丝袜上。

由於韩晓枫的短裙被杨伟掀到了腰间,甚至还有一丝精液射在了韩晓枫露在丁字裤外的私毛上,盈盈欲滴。

韩晓枫狠狠地白了杨伟一眼,娇嗔道:“白忙活了,一滴没保存下来。”一边说,一边从床头柜里取出手纸,去擦大腿和丝袜上的精液。

杨伟嘿嘿讪笑着伸手去抹韩晓枫私毛上的精液,不料却碰到了她湿润滑腻的私处。

杨伟促狭地用手轻轻按了一下,结果韩晓枫猛地发出了一声销魂的呻吟,浑身颤抖着将杨伟揽在怀里,使劲儿将杨伟的头压在她饱满坚挺的乳房上,语无伦次地说:“快,快亲姐姐奶子,姐姐要高潮了。”

未完待续,关注微信公众号看最新小说:乡村书吧